专访《芳华》女主:口试了四五轮,随时可能被刷掉_娱

专访《芳华》女主:口试了四五轮,随时可能被刷掉_娱

2017-12-15 06:01

苗苗、钟楚曦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二十二岛主 视频/李征、冯海文) 接拍《芳华》对苗苗和钟楚曦而言,是一次新颖又充斥挑衅性的尝试。固然两位女演员都有着四年以上的电视剧表演教训,但对于大银幕来说,她们还是不折不扣的新人。在接收采访时,已经持续工作多日的二人坚持了高度的热忱,活跃而又不失真挚地答复每一个问题,扑面而来的青春气味,令人领会到了导演冯小刚一直致力于寻找的“自然去雕饰;的美感。

作为电影中两位最主要的角色——“何小萍;与“萧穗子;的表演者,苗苗和钟楚曦与我们分享了她们从被选中、到懂得角色,再到深刻拍摄的心路过程。苗苗回想起了在高原拍戏时的种种艰苦,以及为了诠释好疯掉的何小萍,所做的举动与精神上的准备。而性格直率的钟楚曦更是坦言,萧穗子就是自己性情中的一面,“她永远都会住在我的身体里,留在我的血里;。

开机前随时可能被pass 很满足当初的角色

凤凰网娱乐:两位首先先容一下被冯小刚导演选中的进程?

苗苗:一开始我们加入相似于海选那种口试,然后筹备很多东西,像舞蹈、唱歌,自己还要表演一段戏剧,然后去自我介绍,表演你的节目。表演完了以后一轮大略不到十个人,所有人表演完了之后导演挑几个出来跟他聊天,聊一些曾经的经历,这就算是第一轮。后面一共阅历了差未几有四五次这样子,每一轮基础都不一样,内容跟戏和舞蹈有关。选了将近三个月,十月份开端进行跳舞集训,最后十仲春份去了海口,那时候根本上人就是我们几个,但是角色到最后导演都没有说过谁肯定是哪一个,快开机才知道自己是演这个角色,所以说在这之前都十分忐忑,就是感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pass掉,没有保险感。

钟楚曦:其实有给我们一个方向,有告知我们说往哪个角色上走,但是没有完全断定你就能够出演。

苗苗:对,没有说过你要演什么,但是试戏的时候都会按现有的角色这样去试。

钟楚曦:因为就算定了,我们开机拍摄以后,表示不好仍是会被换掉,这是一个很事实的问题。

凤凰网娱乐:你们之前有没有想过饰演对方的角色?你们在看原著的过程中最喜欢哪个角色,并想去饰演她?

苗苗:其实看原著的时候,我就挺喜欢何小萍的,因为她和我曾经的经历有比较类似的点,所以我就很同情她,也跟她有感同身受的体会,我看原著小说的时候哭的都不行了,真是太可怜了。当然看原著也是后来开始集训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定这些人了,确定谁演什么的时候才给我们看。

钟楚曦:我挺喜欢何小萍和萧穗子这两个角色,其实四个角色我都很喜欢,觉得都很有特色,萧穗子其实是性格最不赫然的一个。虽然她是从头贯串到最后,以她的视角在讲述全部故事;小萍是很让人心疼的一个女孩,因为在文工团被人孤破,我小时候也是舞蹈出生,也是住校,其实学舞蹈的女生都有被人孤立的经历,但是萧穗子跟我小时候那个状态是更像的,因为我没有小萍那么自大,小时候我还挺豁达的。萧穗子跟我很像的一点就是对爱情的那种主意,所以可能会更喜欢萧穗子,觉得自己更合适。而且她有大批的旁白挺吸引我的,因为我以前是播送站站长,常常主持,就很想去做一些声音的工作,所以我觉得这个还挺有趣的。

苗苗:跳舞要比演戏辛苦太多

凤凰网娱乐:苗苗为了小萍这个角色吃了很多苦,尤其是在高原上拍摄的时候,有没有印象很深入的事情和我们分享一下?

苗苗:这个角色是挺辛苦的,但其实跟以前我跳舞比差太远了。高原上那场戏最让我觉得苦楚的是,我之前每天都要练功,不能停。到了高原以后喘不上气,高原反应,前三天一直在发热,收工以后就得逼迫自己去练,我不能停,停下来我就不能保障拍那场戏的时候我的膂力能跟得上。所以之前都一直像有鞭子抽打着自己。拍那场戏的时候,导演更辛劳,因为他从早上的时候就在吸氧,拿了一个枕头一样的氧气袋,一直跟在身边。他还不停的在现场喊,还要带着摄影师在那里走地位,他原来就是高喘还要那样。我跳的时候他也很疼爱我,每一遍跳完以后都赶快过来问我怎么样,跳完我喘不上气,他就把他的氧气瓶给我,让我连忙吸上。那场戏虽然说挺苦的,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激动吧。

凤凰网娱乐:小萍在电影中有几段发疯的戏,这对于年青演员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苗苗在拍这个戏的时候做了什么预备?后面还有春秋跨度很大的表演,你又是怎么去诠释的?

苗苗:拍这个戏我最担忧就是这两段,之前也一直在尽可能的去做作业,去看许多跟精力病有关的书籍,看精神病是样一个状况,他们是怎么想的,然后重复的看原著小说里面何小萍的反应,以及家庭背景、一系列的心坎运动,去想她为什么会发疯。其实拍摄之前我一直都在忐忑,惧怕自己演不好,演的不像或是演的过了怎么办?因为我觉得是真的要让自己相信自己病了,才可以演好,假如你成心去演一个神经病就会让别人看出来假,但当时拍的时候导演还是给我了很大的信念,始终在确定我,让我相信自己这样是对的,拍完我不知道有没有到达导演的请求。最后那个年纪跨度也是很畏惧自己演不好,但当时现场我也是取得肯定,所以说我很有自负的去演完了这一场。

钟楚曦:萧穗子永远都会住在我的身材里

凤凰网娱乐:楚曦饰演的萧穗子在戏中一直暗恋陈灿,你怎样诠释这种暗恋的感觉?你的爱情观又是什么样子的?

钟楚曦:穗子是我藏的比拟深的一面,就是我刚讲到的,小时候其切实恋情方面就是像穗子那样。会为了濒临爱好的人去制作一些偶遇,包含写情书,还会写日记。穗子是那种心理很敏感的女孩,但是她敢爱敢恨,天天满头脑都是自己喜欢的那个男生,我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其实不知道有没有一个特定的方式去诠释她,只是把我自己的其中一面挖出来,浮现在镜头眼前罢了。缓缓接触久了,我分不明白我是萧穗子还是钟楚曦,杀青了以后,良多人问我你有没有走出来,我说我不须要走出来,我为什么要走出来,因为这就是我其中的一面,只是我可能在不同的环境里看待不同的人,展示的是不一样的一面。她永远都会住在我的身体里,流在我的血里。

凤凰网娱乐:楚曦饰演的穗子其实是作者严歌苓的化身,你有没有在拍摄的时候去她的身上寻找一些这个角色的影子?

钟楚曦:说瞎话我和严歌苓老师自己交换是比较少的,因为严歌苓老师特别忙,只在我们开机前有一次剧本围读的时候来交流,那是我第一次见她,歌苓老师给我很大的印象是她像一个小女孩,因为当时我看她走进来的时候,穿了一条紧身牛仔裤,和一双高跟鞋,特别的灵动。她的眼睛感觉会谈话,像一只小鸟似的,后来看了很多她的书。我觉得歌苓老师最有魅力的一点是无论她经历了多少事情,不论是伤心还是很艰苦的一些事情,感情上的或者是其余方面的,她永远都有一颗初心,她永远都可以在一个新的情感到来的时候,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去对待。那么认真,那么热爱,那么有豪情,那么丰满去对待一些事物,这是很宝贵的一件事情。

盼望演好每个角色 提名是意外之喜

凤凰网娱乐:苗苗最近有新戏开拍了,是一部青少年题材的电视剧,接下来还会把重要的精神放到小荧屏上吗?

苗苗:我现在拍的这个戏属于运动题材,吸引我的就是它对于运动,我平时也喜欢活动,当然也没有划定过自己要在小荧幕还是大银幕,只有是我喜欢和适合我自己的角色我都会去尝试,我也愿望我的每一个角色都能演好。

凤凰网娱乐:楚曦这一次入围了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奖,你觉得这次去金马最大的意思和收成是什么?

钟楚曦:去金马最大的播种,我认为就是看到了那么多当真的片子人在做着他们酷爱的事件,那份执着跟保持很感动我。因为我之前就有关注金马奖,前两年每年金马奖的时候,我都在台北,在那边工作。当时金马奖不邀请我,我都是自己坐在房间里面看着电视,也会空想自己会不会将来有一天可能站在那个台上或者是可以参加其中,而后今年在颁布提名之前的一天,剧组才给我打电话说,第二天几点几点你们看一下金马的直播,我当时人在法国,然后完整就不晓得这事。我们就说剧组还报了金马奖挺意外的,第二天好几个工作职员就围着手机在看直播。金马奖上念名字那个演员特别特殊淡定,都不敢出声,听到我名字的时候也是没反映的,他太淡定了,导致咱们团队都停住了,愣了好多少秒才反响过来本人提名了,不敢信任这个事情。当时自己感到很幸福很幸福,去了金马奖之后认为自己挺缓和的,然而实在去到了当前特别放松,因为就是觉得像玩一样,我觉得得不得奖已经无所谓了,由于自己已经很满意了,这是预料之外的货色。所以就是很享受的一个晚上。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受权,制止以任何情势转载,否则将查究法律义务。

相关的主题文章: